红灯

less than 1 minute read

从香槟出发,越是向南,便越是空旷。夜里疾驰而过的时候,起先还能看到成片的店铺,然而很快,房屋便稀疏了起来,再往前走,就连路灯也没有了。世界沉寂于一片黑暗之中,远离了白日的喧嚣,没有车流,也没有人来人往,只有红绿灯,还在自顾自地来回切换着。

在十字路口停下。雨滴不断地击打在挡风玻璃上,很快,窗外的景色便模糊了起来。视野里隐约能看见的,只有一片红光。

在朦胧中向远方望去,然而无论在哪一个路口,红灯都刺眼地亮着。

还能继续向前走吗?


似乎很久没有来记录什么东西了。距离上一次的更新,也像是几个世纪一般遥远。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理由的话,大概就是有一些无从落笔吧。想法过于杂乱,而充斥在其中的,大多不是什么正面的东西。这些思绪本来也只适合自己在哪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自己念叨,适合泄愤似的随意咆哮一通,然后锁起来。然而这里是一个公开的平台,记录在这里的每字每句都是公开的。一想到那些无聊的情绪,会被毫无保留地公之于众,自己的内心便觉得一阵恐慌。

大概因为自己从来不是什么胸怀宽广的人吧。

最近的生活勉强还能算得上匆忙。每天从早晨睁眼开始,一直到深夜睡去,似乎都没有一个可以喘口气的时间。计划表上的事情从来没有全部完成过,总有许多的事情等待着解决。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坏事,本来自己也在追求着义无反顾地前行。然而,长时间行走于喧嚣之中,多少还是有一些疲惫的吧。忙于和人群交流,却忘记了反思自己在做什么。

本能是多么危险的东西。有太多蠢蠢欲动的想法,张牙舞爪地在心底乱叫着。如果真的任由自己为所欲为的话,生活大概就会乱套了吧 hhh

严肃的记录似乎有些无趣。不如还是随性点好了(๑´ڡ`๑)。嘛,那就来写一下这半年以来的流水账吧【…】。

一月初的时候,两个高中同学到 Santa Barbara 来玩了几天。因为陪他们去看海的缘故,喜闻乐见地错过了 UC Transfer 的 deadline。嗯,只迟了一分钟。

看到提交按钮变成灰色的瞬间,我几乎想把电脑和桌子一起掀起来摔在墙上(╯°Д°)╯ ┻━┻。

二月底的时候,在 deadline 前四小时交了 UIUC 的申请。因为听说他们的 CS 不收 sophomore transfer,想着自己大概一定不会被录,于是 essay 也就随便写了一通。一口气把表格填完,连语法都没有查,就提交上去了。

没想到三月初就收到要求 Syllabus 的通知。拖了半个多月终于收集齐资料,结果在提交的第二天就收到了录取信。

…喂这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??

收到通知之后马上就点了确认,没有太多的犹豫。四五月份简单地处理了一下接下来的一些手续,在微信群里找到了新的室友。周围忽然出现了很多跑来问自己转学事项的人。想起刚开学的时候,也有一波这样的人,一边念叨着对学校的不满,一边高喊着有朝一日要离开这里;他们当中的大多数,到最后都还是留在原来的地方,有的甚至连第一步也没有迈出。亦或是接受了现实,亦或是发现了值得留下的理由。

自己不是也曾动摇过吗?

当初只是为了逃离原来的环境,所以即便录取结果并不是很满意,也还是决定先走出来。也因为这不满意的情绪,带着对原来的学校的许多偏见,自己从一开始就想着要离开。然而,随着对学校的渐渐了解,自己却开始迷茫了起来。

若不是那一直笼罩着自己的巨大的孤独,也许自己真的就会留下了吧。

嗯,巨大的孤独。

嘛,一言半语解释不太清楚。总之自己最终决定转学,也不过是在寻找一个更厉害的环境,希望能够找到一同前行的人吧。

五月,生日。

六月,收拾东西准备回国。扔了一大堆不值得带走的东西,然后把冬天的衣物,和一些暂时用不到的书,全部打包好了扔在了子洁那里。那时刚刚和外面签完合同的她,自己的行李都还没来得及搬。于是,在临走的前一天夜里,租了个 ZipCar 去帮她搬家。普通的小轿车,将行李全部塞进去之后,连个坐人的地方都没有了。车刚上路,便发现手机也没电了。

然而我并不知道她家具体在哪里。

在路上迷茫地转悠了几圈之后,身后突然出现了警车的灯光,吓得自己赶紧找了个小巷子钻了进去【…】。躲了半天,正要出来的时候,忽然看见了路边正在招手的她。

…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段神奇的经历啊。

然后就回国了。

本来以为暑假这么长的时间,自己多少能做点什么的,结果并没有。大概是因为整个人都松懈下来了吧,甚至连一些平时在匆忙的时候都能做到的事,自己也懒得去做了。

走在雨后的街道上,看着路边来往的人群,甚至会有自己从未离开过的错觉。

仿佛过去的一年只是一场梦。

父母的关系似乎好了不少,也不知道是因为觉得自己在国内的时间不长,所以特意的控制了情绪,还是因为他们的关系真的好了起来。虽然吵架还是常有的事,但频率还是要低了不少。在那两个多月的时间里,好像也没听到太多嘲讽的话。

和父亲之间的关系好了很多…虽然自己仍然无法赞同他的许多观念,他也无法理解自己的很多想法,但是,至少现在终于能够稍微放松一些地交流了。大概就是…能够更加自在一点吧。终于能够有一些共同话题了,不用再那么提心吊胆了,即便是自己做错了事情,偶尔也可以和他稍微提一下了…

感觉好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父亲的样子。家人的感觉…是这样的吗?

母亲的思绪还在很遥远的地方游荡着。她在人群之中大概一直是一个很外向,性格非常直,也有些冲动的存在吧。自己一直觉得,她其实并没有将自己的思绪投入于这个世界当中。仿佛在回避着什么痛苦一样,将自己的思绪拉得远远的。所以她的性格,她为人处世的方式,她对人,对自己说过的那些残忍的话,可能都只是没有经过思考的本能反应罢了。

好几次在半夜闻到一阵烟味,推开门去,看到在空旷的客厅里下沉默地看着手机的她。

嘛,不说这些无聊的话题了 hhhh。

暑假剩下的活动大概就是吃吃吃睡睡睡买买买。发现一年没见的竹子开始在 b 站投宅舞了,并且还入了 jk 坑。然而最终全都对我安利失败,反倒是自己没事就怂恿她买买买 hhhh。

加了一个 UIUC Transfer 的微信群,然而并没有怎么参与讨论。偶尔去看几眼群里讨论的话题,然后去看看有没有同专业的人。隐约记得在八月份左右的时候,有一个人在群里发了一个可以一键用课表生成日历的东西。大概是一个挺厉害的人吧,当时心里这么想着。【后来才发现,果然是个大大啊 hhhh

八月底,准备滚去玉米地。听说 19 号左右有个 Orientation,不过室友说她 20 号才能到,因为不想提前在外面租房,于是义无反顾地翘掉了。I-20 上要求的到校日期似乎比我的到的日期要早一些,以至于入境的时候被问了半天。

20 号晚上到的香槟,21 号一早就直接跟着室友的车跑到学校了。绕着 Bookstore 楼上楼下跑了三圈才发现办理 I-Card 的入口隐藏在那巨长无比的结账队伍之后。照着课表把在北边的教室都跑了一遍,还对着门拍了几张照。虽然说 UCSB 也是公立学校,但是尺寸和规模上都比 UIUC 要小太多。行走于高大的教学楼中的时候,穿梭于来往的人群之中的时候,总有一种强烈的渺小感。

下午五点的时候,跑去参加了 CS Orientation。人数比自己预想中的要多出许多。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了大大。

晚到一些的后果就是,在还没有安顿下来的时候,新的一学期就火急火燎地开始了。刚开学的时候杂七杂八的活动又特别多。住的地方离学校特别的远,一开始交通工具没有解决的时候,总是蹭室友的车去上学。然而几天下来,自己就快要崩溃了。那种不能控制自己生活,总是要依赖着别人做事情的感觉实在是太讨厌了。

于是 9 月 1 日的时候去把车拿下了。在那之后算是恢复了一个相对正常的作息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大大渐渐熟悉了起来。怎么说呢…感觉大大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,在许多方面都是。有着对待事情的认真,对待他人的温柔。除了专业方面以外,文字也很厉害。嗯,最关键的是,大大还会做饭(`・∀・)!

…咳咳,总而言之,能认识大大真是幸运呢。

九月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在上课和 due 之间度过。因为 rhet 105 的 paper 通宵过两次,然而在那之后身体的反应都十分糟糕。如果有可能的话,还是好好睡觉好了。

到目前为止在 UIUC 只待了一个多月的样子,因此也很难对周围的事情做出什么全面而客观的评价。课程好像比 UCSB 那边要更有挑战一些,也更加有趣了。虽然花在作业上的时间多了许多,有的时候也弄得自己非常狼狈,但是,如果想要获得什么的话,本来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吧。更何况,学习本身也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吗 hhhh

前几日还吐槽过那盛夏一般的耀眼的阳光,这两天就忽然降温了。下雨的时候,空气中弥漫着的那潮湿的泥土的气味,总会让自己想起生活了十几年的那个小城的雨季。再过几个月的话,这里大概就会下雪了吧。

不知道那又是怎样的情形呢。

有太多未知的东西,然而却不能毫无顾虑地前行。中二病发作的时候,总会把自己脑补成什么狂妄的战士,一边猖狂地笑着,一边将眼前的一切障碍斩杀。然而总有什么在拘束着自己,无论是外界的规则,还是内心的挣扎。

贪婪无比。妄想掌控一切,却连自己的生活也掌握不了。

讨厌受伤,也不想看到自己在意的人受伤,不想再重复过去的痛苦,因而想成为强者。然而仅仅是这样还远远不够吧。

更何况,自己还是差得太远了。

总是因为一点小小的安逸,就忘乎所以。

嘛。

一口气写了将近五个小时的样子,到最后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hhhhh

那就这样吧。


雨点渐渐稀疏,视线也变得清晰了起来。

眼前的灯忽然绿了一片。

向前走吧。

Categories:

Updated:

Comments